相关文章

辽宁铁岭清河特钢厂事故背后

4月18日上午7点45分,辽宁铁岭清河特殊钢有限公司电炉班长王国新正在炼钢车间接听妻子打来的电话。突然,他听到一声巨响,装有30吨钢水的钢包坠落在地,钢水流入了邻近的会议室。会议室里正在开会的32人全部遇难,他们的身份只能通过DNA来辨认。

1500摄氏度的钢包

4月18日早上7点,张晓良告诉妻子,自己不在家里吃早饭了,然后像往常一样去工厂上班。张晓良是炼钢车间的吊车工,老家在离工厂100里地的清河区聂家沟乡。由于种地的收入不高,2006年11月,他来到刚刚投入生产的清河区特钢有限责任公司上班。人缘好、爱交朋友的张晓良与班上的工友关系很好,因此,虽然很辛苦,上班依旧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7点40分左右,工作了一夜的丙班进行下班前的最后一炉浇铸,张晓良和其他甲班的工友也陆续来到车间做上班前的准备。按惯例,两班交接之前,要开班组会交代工作并且强调安全。铸锭工王建伟并没有参加这个会议,他从车间里面的楼梯下来,还没有站稳,就听见“刺啦”一声,紧接着热浪袭来,王建伟就拼命向外逃跑。

后来,王建伟才得知,这声巨响是装满钢水的钢包落地时发出的。钢包是一个上面略宽,下面略窄的桶状容器。虽然从外面看去,它的表面是钢制成的,但由于所盛的是1500~1600摄氏度的钢水,它的内衬要用一种叫铝镁炭砖的耐热材料制成。

当时,吊车司机朱连伟正将装有30吨钢水的钢包缓缓吊下,准备进行浇铸。盛有1500多摄氏度钢水的钢水包却从空中坠落,白亮的钢水流出来,黏稠的液态钢从门口涌入距离铸锭坑不远的会议室,1500多摄氏度的高温使里面正在开会的工人无法靠近,他们只能转向窗户和离门较远的墙角逃生。这时,钢水所散发的上千摄氏度热浪和热气充满了会议室,即便是不直接接触钢水,温度也足以使人致命。1500多摄氏度的钢水,就像沸腾的油一样,无法用水去降温,否则就会引起爆炸。救援的人们也不能马上接近会议室,于是屋里包括张晓良在内的32个工人全部遇难。

与我们所熟悉的通红的炼钢场面不同,钢水温度越高,亮度越大,1200摄氏度左右的钢呈淡黄色,到了1500摄氏度以上,就变成液态的白亮颜色的钢水。温度达到400摄氏度以上时,水泥就会变成渣滓,1500摄氏度以上的钢水流过,车间的地面就被毁坏了。

参与处理事故现场的工友说,人体的密度小于钢水,遇难工友的遗体浮在已经凝固的钢饼上,与钢水接触的部位都已经熔化。“在会议室的两个墙角找到的遗体最多,一共装在32个编了号的袋子里。”这些遗体有的已经只剩下1米左右,二十几斤,根本无法进行辨认,只能借助DNA的技术才能让亲属们寻回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4月18日中午,亲属们开始陆续接到家人遇难的消息。29岁的张晓良有一个不到3岁的女儿。小女孩还不能懂得失去爸爸的痛苦,而他年轻的妻子只是流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错位的会议室

“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会掉下来。”6位受伤者之一的王建伟摇头。39岁的王建伟已经工作了20年,与身上白皙的皮肤不同,王建伟的脸上黑里透红,10根手指和指甲缝里都是机器油一样的黑色。说话时候,他还处于第二个抗休克治疗期。为了便于观察和治疗,医生只能适当用一些止疼措施,而烧伤所带来的巨大疼痛,王建伟几乎要凭借自己的意志来承受。

其实,伤亡事故在特钢厂不是首例。“去年我家亲戚的孩子被吊车挤死了,赔了15万元,家属给安排工作。”食杂店的陈师傅说。

今年1月9日,工厂开展了车间百日安全无事故活动。如果在100天内没有发生事故,公司会奖励达标车间安全奖金1万元。与高额的奖励相反,如果造成人身事故或者机械设备事故,相关责任人将会受到严厉处理,不但会取消百日安全无事故的奖金,还会罚款1000到5000元。

4月18日距1月9日是99天。发生事故的炼钢车间是厂区里最引人注目的建筑。它南北宽,东西长,稍高于厂外三层的灰色办公楼。面向西的一面的上方蓝底写着安全生产、高效创新。下方灰底写着“开展百日安全无事故活动,炼钢车间已经安全生产××天”,数字的地方是空白。

32名工人遇难的会议室在VD真空炉的隔壁。事实上,这间会议室是依托着VD真空炉所建。特钢厂的VD真空炉由6根柱子支撑,其中靠近铸锭坑的4根柱子被围起来,就成了那间屋子。

在炼钢流程中,VD真空炉是冶炼特殊钢的主要设备,钢水在真空炉里面去杂质,可以提高钢的质量。经过VD炉的精炼,吊车把钢水包吊起来,再移到铸锭坑,然后,通过一个类似漏斗作用的设备把钢水倒入铸锭坑内,炼钢车间的流水作业也就基本结束了。

这样的工艺决定了VD真空炉、铸锭坑必须处于吊车的行车线上。这间由VD真空炉搭起的屋子离铸锭坑只有五六步远。会议室的门朝向东,铸锭坑就在会议室门口东南方向。人们在会议室活动,也就等于在吊车行车线的下方活动。

除了车间的布局不合理,清河区特钢厂还有很多地方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安全隐患。而这些隐患即使今天没有酿成事故,却也蕴含着危险。“早上7点多上班,晚上20点多回来”。这是张晓良白天上下班的时间。炼钢车间分为甲、乙、丙三个工时段。每个工时段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而一般的大型国有炼钢集团,不但对工作时间有严格要求,而且如果是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工作,会安排两个人互相轮换。这一切的措施都是为了防止工人过度疲劳,在操作中发生危险。钢包滑落时正是朱连伟经过12个小时的工作准备下班的时候,也是人最疲惫的时候。事后,吊车司机朱连伟被警方控制,因此,记者无法采访到朱师傅,询问他当时是否因疲劳而注意力不够集中。据介绍,朱连伟是开吊车的老师傅,他带出的徒弟开吊车的技术也非常好。

因为厂里每年只发一次劳保用品,可这次遇难者之一、合金工张福祥的工作专用鞋几个月就穿坏了,由于不舍得买这种价格贵的专用鞋,只能用普通的胶鞋替代。除了厂服之外,他甚至没有正规的工作服。

特钢厂曾经把自己招收的正式工人送到大连培训,可是,由于临时工的流动性大,专业的技术培训和安全意识的培训都不严格。

明星企业

“效益好、纳税大户”这是所有被采访人对清河特钢有限责任公司的评价。它的年纳税额有3000万元,可以跻身全市民营企业纳税的前三名。清河特钢厂建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时是一家国有企业。与东北的许多工业企业相似,这家钢厂也一度亏损。“一个月只挣400多块钱,就出去蹬‘倒骑驴’了,后来,听说涨钱了才回去。”遇难者张福祥的妻子说。“倒骑驴”是一种运送货物的人力三轮车,对司机的体力要求很高。

像所有正在进行城市化的地区一样,清河也希望在工业上有所作为,在招商引资和培植现有企业的大背景下,特钢厂迅速发展,利润成为这个企业追逐的重要指标。2005年9月,在80年代的老厂房南面建起了清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也就是大家口里所说的新厂。这时,它已经是一家国有转制企业了。2006年是清河区的“项目年”,这一年的9月,工厂正式投产,并把成为东北地区的锻造钢生产基地定为自己的目标。

在特钢厂,工人们的工资一般由基本工资和奖金两部分组成,根据工龄、工种和职务的不同而领取不同的工资。普通工人每月1000元多一点。王建伟因为是副班长,工龄又长,每月可以收入1700~1800元。张晓良刚上班不久,基本工资是600元,如果超额完成任务,还可以拿到奖金。特钢厂附近租住一间房子的租金每月要100多元,其他的花费也不高。厂子对面的小饭馆里,最贵的菜炖排骨的价格是8元钱。衡量之下,这份工作对于张晓良来说比在家务农的收入会好一些。

“这个厂还要养活区里的1000多人呢。”虽然很累,有时也有危险,但是按时开工资,这对清河区的工人来说,还是具有吸引力的。